史上五大戰艦:兩艘壯烈戰敗 兩艘制勝
2014-12-10 14:41:00   來源:環球網
內容摘要
美國海軍戰爭學院戰略教授、《紅星照耀著太平洋》一書合著者詹姆斯·霍姆斯根據一艘戰艦價值的估算:牢固的船只、具有鋼鐵般意志的戰士、歷史上的重要性把有關歷史上最有代表性的五艘戰艦的列表以升序排列。

盤點史上五大戰艦:兩艘壯烈戰敗 兩艘制勝 科技世界網

?

美國國家利益智庫網站刊登美國海軍戰爭學院戰略教授、《紅星照耀著太平洋》一書合著者詹姆斯·霍姆斯撰寫的一篇文章,題為《有史以來的五佳戰列艦——哪些戰艦將統治海洋?》,全文編譯如下:

給有史以來最了不起的戰列艦排名要比給海戰排名稍微容易一些。兩者都像是把蘋果與橘子比較。但是最起碼,衡量單個的戰艦只是把一個蘋果與一個橘子做比較。相對于梳理歷史,以察覺相互交往如何塑造了各國人民與各種文明的命運來說,這是一項簡潔的工作。

盡管如此,我們仍需要某種標準來區別戰艦。是什么使得一艘戰艦變得了不起。首先,合理的做法是把亨利八世統治以前的任何戰艦都排除在外。在16世紀英格蘭“偉大的海洋國王”創建船帆驅動的皇家海軍之前,從現代意義上講,沒有任何一線作戰軍艦。漿帆并用的大木船進行的戰爭與把主力艦排列起來動用海軍的大炮不斷轟擊是截然不同的。

一項不可回避的苦差事就是比較船只的技術特點。最近的一項此類工作回顧了戰艦迷和二戰迷當中的一場由來已久的辯論。這就是,在美國海軍的一艘衣阿華級無畏艦和日本帝國海軍的“大和”號之間的戰斗中,誰本來會占上風?作者邁克爾·佩克重申了自從我在威力無比的最后一艘戰列艦“威斯康星”號上服役以來的共識:這取決于誰發動了第一次打擊。“衣阿華”號在速度和控制方面占有優勢,而“大和”號及其姊妹艦“武藏”號的航程卻超過我們,射彈重量也超過我們。假如我們在敵人從遠距離擊中我們之前靠近,我們就會打得很漂亮。如果不是這樣,那么情況可能會很糟糕。

雖然佩克沒有用很多詞語,但卻回顧了幫助一艘戰艦成為歷史上名艦的基本設計特色——這就是火炮、裝甲和速度。很合乎理性,難道不是嗎?即使在當今的導彈時代,進攻性打擊力量、防御性耐力和速度也仍是任何水面戰艦的突出特征。然而,請注意,戰艦之間的不對稱性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戰艦的設計師在可取的特征之間必須做出的取舍。

只有科幻小說會讓造船者能夠逃脫這種選擇。一顆海上的死亡之星會擁有無法抗拒的武器、堅不可摧的裝甲和能夠讓戰艦以驚人速度行駛的發動機。但是話說回來,在現實世界中,你無法面面俱到。重量是一項巨大的挑戰。一艘裝載著最大的火炮和配備著最厚的裝甲的戰艦會在各個地方之間艱難地行駛。它會成為比較靈敏的對手很容易擊中的目標,或者使它們得以逃逸。另一方面,如果把火炮和速度列為重中之重,就會對堅固的側面不利。一艘戰艦如果行動迅速但卻裝備著很輕的裝甲,就會使自己的內部和水手暴露在敵人炮火之下。諸如此類,不一而足。不同國家的海軍在取舍方面擁有不同的哲學。因此,“大和”號和“衣阿華”號之間在某些參數方面不一致。在戰艦彼此對峙的時候,情況總是如此。

但是,戰艦并非僅僅是一部機器而已。機器既不統治海洋,也不會在爭奪控制權的戰斗中失敗。而人們則會如此。人們在海洋上游弋,有關使用船只和戰術的思想指導著他們的作戰。英國的皇家海軍在航海時代一再獲勝。其成功與其說歸功于優越的物質條件(法國和美國等敵手有時部署了較好的戰艦)不如說歸功于使航海技能和火炮的使用技能達到了精湛程度的漫長航行。實際上,一位朋友喜歡打趣說,18世紀最出色的戰艦是皇家海軍水手們捕獲并加以使用的一艘法國制造的擁有74門火炮的戰艦。最好的硬件遇上了最好的軟件。

這就是為什么最終,就《簡氏防務周刊》有關“衣阿華”號、“大和”號以及來自其他時代和地方的戰艦列表(統計數字列表)進行辯論未能滿足要求。在理論上看來是最出色的戰艦可能不會獲勝。一艘戰艦不必按照每項技術衡量標準都超過對手。它所需要的是足夠好。就是說,它必須充分達標,以使具有冒險精神的、關注周圍戰術環境的水手們獲得充分的獲勝機會。因此,最了不起的戰艦按照物質衡量標準,在同時代戰艦中名列前茅,并且由技能高超的水手們所掌握。

但是,在這種種因素當中添加人的因素仍是不夠的。還有一個機會因素、純屬偶然的因素。真正的偉大地位到來之時,戰艦和水手們處于適當的地方、適當的時機,以創造歷史。一艘戰艦如果幫助贏得偉大的勝利,以驚人的方式慘敗,或者也許實現某種具有劃時代意義的外交壯舉,那么它的名字就會成為傳奇。此外,如果一艘戰艦被命運所偏好(或者詛咒),就會變成戰略上的方位刻度圖。它變成了后代在制定海洋戰略的時候所利用的知識財富的一部分。這是歷史的遺物,有助于創造歷史。

就這樣,我們得出人們對一艘戰艦價值的估算:牢固的船只、具有鋼鐵般意志的戰士、歷史上的重要性。然后,我實際上把最偉大界定為最有代表性。我的有關歷史上最有代表性的五艘戰艦的列表以升序排列如下:

?

“俾斯麥”號

德國海軍的“俾斯麥”號的生命是短暫的,提供了直到今日的文學素材。“俾斯麥”號被普遍視為二戰期間大西洋上最強大的戰艦,它擊沉了英國皇家海軍引以為豪的戰列艦“胡德”號,只用了從其主要炮組發射的一次炮彈齊射。另一方面,在戰斗的艱難時刻,領導層的尚武精神被證明是脆弱的。事實上,這種精神在遭到第一次猛烈打擊的時候就被粉碎。隨著指揮官的決心消失,水手們的決心也不復存在。

伯納德·布羅迪指出,這艘無畏戰艦經歷了情緒上的“極端搖擺”。與“胡德”號的對抗所激起的高昂情緒讓位于一架英國戰機的一場微不足道的魚雷打擊所帶來的絕望。艦上的高級軍官、海軍上將京特·呂特晏斯在空襲后把“俾斯麥”號上的水兵們集合起來,“懇求他們以符合出色的納粹黨人的方式面對死亡”。呂特晏斯并非循循善誘的人。結果呢?在與英國戰艦“羅德尼”號、國王喬治五世及其隨從的最后攤牌之中,德軍“表現極差”。一個炮塔上的水兵逃離炮位。據說,炮塔的軍官用槍逼著,才使另一個炮塔的水兵待在炮位上。射擊的準確性和火炮的炮火速度(火炮交戰中關鍵的獲勝決定因素)遭受嚴重損害。

總之,“俾斯麥”號被證明是一個博洛尼亞瓶(克勞塞維茨語)——主要從內部稍稍一碰就會破碎的表面看來很堅固的器皿。1939年,帝國元帥埃里希·雷德爾感嘆到,由于在達到成熟之前老早就投入戰斗,所以這支德國水面艦隊只能“光榮地陣亡”。雷德爾要比自己所知道的還正確。“俾斯麥”號的陣亡提供了一個在從那時以來的幾十年里吸引著海軍專家的故事。假如這艘戰艦人的因素要是不那么脆弱,情況會如何?我們永遠也不會知道。毫無疑問,這艘戰艦所獲得的榮譽會大得多。

?

“大和”號

正如本文開始時所指出,“大和”號按照任何標準都是一艘氣勢宏偉的戰艦。這艘戰艦的排水量超過歷史上的任何戰艦,相當于一艘早期的超級航母,并且擁有最重的武器裝備。其龐大的18英寸口徑火炮能夠使3200磅重的炮彈的射程達到25海里左右。一些部位的裝甲超過兩英尺厚。此外,在戰艦設計的三項特征當中,“大和”號的設計者顯然對攻防實力的重視超過對速度的重視。這艘無畏戰艦能夠以27節的速度高速行駛,這對該戰艦規模的艦只來說是蠻不錯的。但是,這與美國的快速戰艦所能達到的33節速度相比,顯然是比較慢的。

像“俾斯麥”號一樣,“大和”號為人們所念念不忘,主要是因為它沒有達到潛能。這艘戰艦提供了有關人容易犯錯誤的又一個警示性故事。1944年10月在萊特灣,以“大和”號為核心的一支特混艦隊逼近曾經運送麥克阿瑟將軍的登陸部隊在萊特灣登陸的運輸船,以及護送這些運輸船、使之免遭來自海上襲擊的勢單力薄的輕型航母、驅逐艦等護航艦只。

隨后發生了“錫罐水手”不朽的沖鋒。處于劣勢的美國戰艦向“大和”號及其艦隊發動沖鋒。像呂特晏斯一樣,這支特混艦隊司令、海軍上將栗田健男看來在并非嚴峻的情況下崩潰了。歷史學家在他是把美國海軍的分遣隊誤認為一支強大得多的部隊,驚慌失措,還是僅僅認為犧牲自己的戰艦和士兵毫無意義。無論是哪種情況,栗田都下令他的艦隊返航,從而使麥克阿瑟的遠征軍在海上幾乎毫發未損。

“大和”號遇到了堂吉訶德式的命運,盡管不像“俾斯麥”號那樣不光彩。1945年4月,這艘超級戰艦奉命與水面艦隊的殘余力量一起駛向沖繩,以抗擊盟軍的登陸。這艘戰艦故意停靠在岸邊,成為不沉的炮臺,直到它被摧毀或彈藥耗盡。然而,美國海軍情報機關獲得了這項計劃的風聲,空中轟炸在“大和”號到達目的地之前就將其摧毀。這是歷史上最令人生畏的戰艦不光彩的下場。

?

“密蘇里”號

“衣阿華”號和“新澤西”號是衣阿華級當中的頭兩艘,創造了這一級別戰艦的最令人羨慕的戰斗記錄,主要是在太平洋戰爭中。“密蘇里”號雖然作為戰艦也不遜色,但是在光榮榜上唯獨有它,主要因為外交上的成就而不是武功讓它聲名遠揚。麥克阿瑟將軍在東京灣,在這艘戰艦的露天甲板上接受了日本投降,從而留下了20世紀戰爭中的一些最令人難忘的形象。“密蘇里”號從那時以來一直是有關如何終止大規模的無休止沖突的比喻。例如,老布什總統在其回憶錄中提到日本投降。“密蘇里”號為“沙漠風暴”行動可能會如何展開提供了尺度。(實際發生的事情是,一艘現代化的密蘇里號參加的“沙漠風暴”行動。)

二戰結束后,“密蘇里”號仍然擔任外交使者。這艘戰艦在戰后最初的幾個月里緩慢駛向土耳其。此時,鐵幕在全歐洲降下,共產黨叛亂威脅著希臘和土耳其。觀察家們把此次航行解釋為象征著杜魯門總統和美國對阻止蘇聯陣營顛覆友好國家的承諾。這里所傳遞的信息是:美軍將會永久駐在歐洲。因此,“密蘇里”號在遏制戰略的制定方面發揮了作用,同時緩解了人們對美國放棄盟國所感到的不安。海軍外交所能做的基本上僅此而已。

?

“三笠”號

海軍上將東鄉平八郎的旗艦是海上指揮能力的象征。英國建造的“三笠”號可以說是19世紀末最出色的戰艦,其在速度、保護能力和武器裝備方面實現了最佳平衡。人的因素也很重要。日本帝國海軍船員以強悍的戰斗力和銳氣著稱,而東鄉則以把精明與勇敢相結合而聞名遐邇。“三笠”號在1904年黃海上的艦隊作戰中和1905年的對馬海峽作戰中發揮了核心作用——這些戰斗使兩支俄羅斯艦隊的殘骸遍布海底。西奧多·羅斯福和阿爾弗雷德·賽耶·馬漢等人認為,對馬之戰是近乎完美的艦隊戰爭。

“三笠”號像這里所列出的其他戰艦一樣,它深刻影響了后代對外交和戰爭的思維。兩次世界大戰之間年代的日本帝國海軍指揮官打算一旦日本與美國開戰,就復制對馬海戰的結果。比較寬泛而言,“三笠”號和日本帝國海軍的其余力量令整個亞洲及其以外地方的各國人民感到振奮。就是說,日本證明了,西方帝國主義列強在戰爭中是可以打敗的,最終也是可以被從其所征服的領土上驅逐出去的。

因此,“三笠”號并非僅僅是有限規模的一場海戰中的勝利者。她的名聲也要比她奇怪的命運更長遠。這艘戰艦在俄日戰爭后凱旋歸國,但卻發生了彈藥庫爆炸并沉沒。對日本人民來說,這場災難證實了,他們在樸茨茅斯和會上受到了不公平的待遇。盡管如此,這無損于外國觀察家對日本成就的熱情。“三笠”號仍是護身符。

?

“勝利”號

名列榜首的是來自航海時代唯一的戰列艦。英國皇家海軍戰艦“勝利”號是一艘十分強大的一流戰艦,其大炮佇立在三個火炮甲板上。但這艘戰艦之所以出名,主要是因為與霍雷肖·納爾遜勛爵有關。馬漢說,納爾遜“體現了大英帝國的海上力量”。1805年在直布羅陀附近的特拉法爾加角海域,納爾遜率領其艦隊投入了與法國和西班牙聯合艦隊的敵眾我寡的戰斗中。納爾遜及其得力助手卡斯伯特·科林伍德海軍上將率領軍艦縱隊突破了敵人的戰線。皇家海軍在隨后的混戰中擊敗了對手,有力地打擊了拿破侖入侵英倫三島的夢想。

納爾遜當天在自己的旗艦上犧牲,但卻仍然是取得戰爭決定性勝利的同義語。實際上,對全球的海軍戰略家來說,復制特拉法爾加海戰成為一個“圣杯”。“勝利”號永久地停放在樸茨茅斯港的干船塢中,成為展示納爾遜及其戰利品的圣壇,也成為世界各地航海家精益求精的標準。這賦予她歷史上最了不起的戰列艦的桂冠。

瀏覽這一偶像光榮榜,兩艘戰艦由于領導不力所造成的戰敗而榜上有名,兩艘戰艦由于領導得力獲勝而登上光榮榜,還有一艘是由于成為外交上的典范。這是一種蠻不錯的提醒,使人們關注,是人類的美德和弱點(而不是木頭、金屬或者炮火)在海上冒險中決定成敗。

TLC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