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軍曾配備背包核彈 應對蘇聯“入侵”
2014-02-20 16:50:00   來源:中國新聞網
內容摘要
20世紀50年代,美國時任總統艾森豪威爾曾提出了“新面貌”安全戰略,通過使用核武器和大規模報復手段進行回擊的威脅來勸阻蘇聯不要貿然發動進攻。20世紀50至60年代是核武器設計的黃金年代。導彈專家們研發出了路基彈道導彈和彈道導彈核潛艇,與戰略轟炸機一起被稱為“三合一戰略核力量”。

在廣島原子彈爆炸20年后,為應對蘇聯可能的入侵,美國精英部隊曾配備了背囊式的原子彈進行特訓。

西班牙《國家報》報道稱,在冷戰的后半期,長達25年的時間里,美國設計出一款具有破壞性的便攜式核裝置,名為“特種原子爆破裝置”(SADM)。

除了“海豹”突擊隊和海軍陸戰隊特種部隊外,美特種力量和陸軍工程兵團的多個精英部隊都在東歐、朝鮮和伊朗的戰場上進行了操控這種背囊式核彈的訓練,以在必要情況下對蘇聯軍隊進行致命一擊。

報道稱,在與蘇聯漫長的角力中,西方不得不面對這樣一個現實:無論是從人員規模還是常規武器上來看,華沙條約組織的實力都遠遠超過北約。對美國來說,核武器是有望實現勢均力敵的重要因素。

20世紀50年代,美國時任總統艾森豪威爾曾提出了“新面貌”安全戰略,通過使用核武器和大規模報復手段進行回擊的威脅來勸阻蘇聯不要貿然發動進攻,該戰略還被稱為“大規模報復”戰略。

報道認為,盡管“大規模報復”戰略能夠避免在常規武器上投入太多,是一種廉價的應對方案。但該戰略有一個重大的缺陷。它讓美國在應對敵方進攻時幾乎沒有回旋的余地。如果蘇聯軍隊實施了一個有限度的、非核武器的進攻,那么擺在美國面前的選擇就只有兩個:要么屈服于常規軍事力量強大的蘇聯,要么選擇自殺性的核報復,而這將導致數億人死亡。

報道稱,為了能夠獲得更多選擇,美國采納了“有限核戰爭”的概念,并開始著手設計專門的“小型”核武器。就這樣,美國士兵們開始把原子彈背在身上,時刻準備將它們從飛機上投擲下去,引發第三次世界大戰。

據稱,20世紀50至60年代是核武器設計的黃金年代。洛斯阿拉莫斯科學實驗所和桑迪亞國家實驗室的科學家和技術人員都在致力于把原子彈從4000多公斤重的龐然大物縮小到導彈可以攜帶的尺寸。導彈專家們則研發出了路基彈道導彈和彈道導彈核潛艇,與戰略轟炸機一起被稱為“三合一戰略核力量”。

根據多個消息源的敘述,1957年時任桑迪亞國家實驗室主任詹姆斯·麥克雷曾表示“對于高性能核武器的濫用將不可避免地造成公共輿論的負面反應”,由于未來的戰爭將趨向于“無止境的小規模紛爭,而不是大規模沖突”,他建議“更加重視可以應用于地方戰的小型核武器”。

報道稱,麥克雷的建議為大衛克羅無后座力炮的誕生打開了大門。1958年,美國陸軍開始尋找一種僅靠一名士兵就能攜帶的原子爆破裝置,國家原子能委員會想到了非常小型的W-54彈頭。使用該彈頭的大衛克羅無后座力炮是世界上最小的便攜核武器之一。

同樣應用了W-54彈頭的“SADM”于1964年被納入了美國的武器庫中。該裝置高約45厘米,擁有鋁和玻璃纖維外殼。裝置的一端形狀如子彈,另一端則是直徑為30厘米的控制面板。根據軍方手冊的介紹,該裝置的TNT當量在1000噸左右。

報道稱,一旦蘇軍挺進西德以及其他一些北約成員國,美國特種部隊將部署SADM以摧毀敵軍的基礎設施和物資。不過該裝置并不僅限于用在北約盟國,根據很多核歷史學家的回憶,美特種部隊還準備在華約國家內部使用SADM,破壞敵方機場、坦克集群、防空網絡和運輸設施,以挫敗對手的“入侵”企圖。

為了可以從空中、陸地和海上接近目標,美國“海豹”突擊隊和陸軍特種部隊一直接受相應訓練。他們可以利用運輸機或直升機空降到敵人的后方,有水下作戰能力的士兵可以在必要時攜帶炸彈到達目的地。美國甚至還考慮讓特種兵攜帶核彈從阿爾卑斯山脈滑雪而下,但沒有成功。

并不是所有特種兵戰士在最初接觸這一裝置時就為之振奮的。曾接受相關訓練的原特種部隊士兵肯·里克特說:“我的第一反應是不敢相信,因為之前我們見過的在二戰時期使用的這類武器體積都非常龐大,現在卻要我們要把它放在背包里,我覺得他們是在開玩笑。”

報道稱,這的確不是一個玩笑。里克特所在的特種部隊經常進行有關在敵后部署核彈的演習訓練,從空降敵后、核彈運輸、士兵的具體操作,到安裝核彈后的撤退等種種細節都已經演練成熟,可以隨時行動。

隨著冷戰警報的解除,這種“背包核彈”也終于正式退役。美國防部和能源部于1989年正式宣布SADM“已經沒有任何實戰上的需要”。蘇聯解體后,美國大量削減了非戰略性核武器。

據報道,曾經屬于最高機密的核武器如今已經成了美國吸引游客眼球的一景。凡是前往位于新墨西哥州阿爾伯克基市的美國國家核科學與歷史博物館的游客都可以和曾經裝有SADM的容器合影。該裝置也從一種非常重要但也十分古怪的核武器變成了冷戰的鮮活回憶。

TLC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