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爾曼 “戰爭即是地獄”
2012-05-30 16:17:00   來源:人民網
內容摘要
謝爾曼是卓越的戰略家、強有力的領導者,并與尤利西斯·格蘭特并稱為聯邦軍最杰出的將軍。

謝爾曼 科技世界網

?

威廉·特庫姆塞·謝爾曼出生于俄亥俄州,他的名字是為了紀念在十九世紀初將俄亥俄河谷印第安部落聯合起來的肖尼族印第安人酋長特庫姆塞。

可以說,正是1864年威廉·特庫姆塞·謝爾曼指揮西部聯邦軍自查塔努加大舉挺進亞特蘭大,和他著名的“向海洋進軍”才致使20世紀的那場內戰“全面爆發”。通過這些戰役以及接下來自薩凡納穿越加利福利亞向北挺進,謝爾曼鐵騎將戰線推致南部同盟的家門口,軍隊一路所向披靡,其巨大的殺傷力極大削弱了南方軍的斗志。由于他在戰爭中對南方的摧殘,他至今任被南方一些人所咒罵;但同時他也被認為是卓越的戰略家、強有力的領導者,并與尤利西斯·格蘭特并稱為聯邦軍最杰出的將軍。

謝爾曼與格蘭特的合作使得兩個人走出默默無聞的生活,之后格蘭特成為了聯邦軍的總指揮,謝爾曼則領導了聯邦軍的西部力量。

從墨西哥戰爭至美國內戰之間,兩人在職業生涯中都表現平平。謝爾曼1840年從西點軍校畢業,當南方各州脫離聯邦政府的時候,他在一所軍校任教官,即現在的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學。他的兄弟約翰在俄亥俄州作議員,在約翰的幫助下,他無奈離開南方在聯邦軍隊謀了一個軍職。在內戰的第一次主要戰役布爾朗戰役中,謝爾曼指揮一個旅在弗吉尼亞參加了戰斗;然后在希洛帶領一個師遭遇了他的第一次血腥交鋒;之后他率一個團參與了攻打密西西比州的維克斯堡的重大戰役,他也加入了東部的最后一役,攻占北卡羅萊納州的本頓維爾市。

然而他的軍事生涯并非一帆風順。在1861年至1862年出任坎伯蘭軍區指揮期間,他與媒體沖突不斷,表現出情緒問題,并受精神問題所擾。在經歷這段煎熬后他才開始了與格蘭特持久而卓有成效的合作。當聯邦政府的命令讓格蘭特感覺受挫時,正是謝爾曼的影響支持了他堅守崗位。 ? ? ?

1884年攻占亞特蘭大之前的戰役中,謝爾曼的對手是約瑟夫·E·約翰斯頓;但是面對謝爾曼的迂回戰術約翰斯頓連連敗退,南方同盟總統杰斐遜. 戴維斯一怒之下撤下約翰斯頓,接替他的是約瑟夫.E.胡德。不過幾次交手謝爾曼就徹底打敗胡德大軍,并于1864年九月拿下亞特蘭大。

當年十一月15日謝爾曼采取了此次戰爭中最為大膽的行動。他率62000士兵,攜35000馬匹和2500車輛從兩翼深入,向薩凡納進軍。同時他也切斷了自己的物資供應線,破釜沉舟。他說:“要完全摧毀(喬治亞的)道路、房屋和民眾”“我要毀壞他們的軍事資源......我就是要讓整個喬治亞鬼哭狼嚎!”一路上謝爾曼只是受到小規模的反擊,1864年十一月21日,謝爾曼攻占了薩凡納,在50天內橫掃450英里,將北方聯邦的領土推進到卡羅萊納。

這次非凡的進軍證實了謝爾曼的戰略設想,與格蘭特的弗吉尼亞大捷一起摧毀了南方同盟繼續戰斗的意志。盡管對火燒亞特蘭大、哥倫比亞和謝爾曼鐵騎的劫掠焚燒還有爭議,然而這些行動都是必要的或不可避免的。

謝爾曼憑他的軍事才能獲得了應有的尊重;他于1869年接任格蘭特成為總司令直至1883年。他的兩句名言也被載入史冊:1874年他在給亞特蘭大市長卡爾霍恩的信中說:“戰爭本身就是殘酷的,你不能粉飾他。“他在密歇根軍事學院1879年畢業典禮演說中又將這一論斷精簡為“戰爭即是地獄”。

五年后,當他成為眾望所歸的共和黨總統候選人時,謝爾曼寫信給共和黨全國代表大會發表了他最著名的拒詞:“如果被提名我不會接受,如果被選中我也不會上任。”直至今天,“謝爾曼”這個詞在俚語中還是表示堅定拒絕。

或許謝爾曼受到的最誠摯的致敬還是來自他內戰的老對手約翰斯頓。他們在喬治亞州交火,并在1865年四月本頓維爾戰役后一起簽訂了停戰書。之后他們成為了朋友。約翰斯頓將軍參加了1891年謝爾曼在紐約的葬禮,他在雨中注目儀仗走過,被淋得感冒了。兩周之后約翰斯頓也離開了人世。

TLC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