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陰影下,武漢這家關心“蘿卜白菜”的創業公司用飛書復蘇
2020-04-22 17:19:08   來源:互聯網
內容摘要
在創業公司“菜小秘”出生的第三年,它在武漢迎頭撞上新冠肺炎疫情。這家為農產品批發提供信息化服務的公司,先后經歷農批市場關閉、武漢物資短缺、外地菜難進湖北等“外部嚴冬”。

在創業公司“菜小秘”出生的第三年,它在武漢迎頭撞上新冠肺炎疫情。這家為農產品批發提供信息化服務的公司,先后經歷農批市場關閉、武漢物資短缺、外地菜難進湖北等“外部嚴冬”。

?在企業內部,寒意也隨著“封城”而來,公司遲遲無法復工,員工困守家中,一位產研團隊的同事每天只能在上午10點上線——他住在山里,那是他唯一能收到信號的時段。為此,他不得不穿著足夠厚的衣服,站上高地,在寒風中討論代碼。

?過去三個月,“菜小秘”是一點一點蘇醒的。按照習慣,他們在正月初八開始線上復工,在辦公套件“飛書”里協同工作,“線上辦公室”模擬真實的辦公環境,同事喊一嗓子,立馬在網線的另一端得到回應。

?冰封正在斷裂。4月13日,一個平常的周一,“菜小秘”位于武漢高新技術區的辦公室像往常一樣迎來它的員工,那扇門已經有84天沒有被打開了,刷卡聲意味著線下復工正式開始。在經歷了一個特別的冬天之后,“菜小秘”再次關心起“蘿卜白菜”,它們在春天等待耕種。

IMG_256

?行業每年有10萬億體量,卻是零信息化

?武漢處在兩條農業流通骨干網絡的核心交匯點。2016年,“菜小秘” CEO吳敏離開北京,離開創業了六年的36kr,決定回湖北做些跟農業相關的事兒。

?他出生在湖北荊州的村子里,父親做合作社,“算是農業經理人”。吳敏在外闖蕩一番后發現,中國農業之所以落后歐美國家,不在于生產設備和生產技術的落后,也不在于品牌營銷的失敗,問題出在流通渠道的缺失上。

?“中國因為地理環境,地勢起伏,農場和農業基地的面積有限,極度依賴小型個體戶以及合作社。”收農作物的車開在中國農村的鄉間,販子把各家各戶的收成集合,層層轉手到大型產地貨主手中,再發往各地批發市場,一環一環分發下去,直到最終擺到消費者的餐桌上。

?吳敏的老家盛產西瓜和白蘿卜,收成的日子到了,販子光顧,他最深的印象就是“壓價”,“每次談價,他們不停降價,寧愿把空車開走也不讓步。”

?一切簡單而原始,他難以想象,“這個行業每年有10萬億的體量,卻還在用傳統方式,零信息化。”

?為了了解行業痛點,吳敏花了大半年時間在農批市場“臥底”。他做過貨主收貨、當過銷售經理賣貨,還做了一個月收銀員,“自己倒賠了300元”。

?武漢四季美批發市場設在一個大棚里,十幾米長的大型運輸車停在其中,吳敏的收銀檔口前,人聲鼎沸,他同時要跟好幾個人結算。作為新手,他沒法清晰記住誰給了錢、誰沒有,有的漏單需要調監控找回。一單3000元的交易,他最終能拿到幾十元提成,做到最后,發現賺的錢竟不夠賠償錯單、漏單的損失。

?“這個事對我刺激很大,我找別人聊,發現是個普遍現象,稍微粗心一點,每個月就虧很多。” 在檔口,一格一格的記帳本,a4紙大小,紅色和藍色的筆小心在上標注,日日變薄,計算器散在一旁。“這些明明不需要人去做,機器就能解決。”

?主顧用塑料袋裝著成捆的現金,一沓沓收據擺在財物的桌頭。農批人黑白顛倒,小心翼翼不算錯每筆賬。而“菜小秘”開發的收銀終端,如iPad大小,幾十噸白菜的交易信息點幾下就錄入了,杜絕了賒欠賬單的丟失和漏單。

IMG_257

?數據在未來的價值能夠延伸到各個終端。過去,檔口的老板要在兩周后才知道自己商行的銷售情況,無法實時了解哪些貨品賣得好、哪些賣得差。農產品的定價由供需決定,對于農人來說,城里人愛買什么不愛買什么更是隔著千山萬水,他們只能“盲目地種、盲目地收、盲目地賣。”

?吳敏說,中國農民是最勤奮的一群人,卻一直生活在底層。農業人口流失嚴重,如今回到農村,田里都是40歲以上的勞動力,土地跟著一同流失。吳敏與父親鮮少溝通,從不評價彼此的事業,但在如何讓農人更有尊嚴這件事上,父子倆的想法不謀而合。

?“我和合伙人在2018年啟動‘菜小秘’項目,希望通過它能為第一產業提供信息化的基礎建設,以數據驅動,科技為載體,讓農批變得更簡單。”

?目前,“菜小秘”沿著京港澳線和長江通道蔓延,已經覆蓋了13個省市的33個批發市場,擁有2500個商戶。

?廣發商行一位檔主說,“我們每天貨量大,銷售人員多,賬目統計工作太大了,進度慢,自從有了‘菜小秘’,賬本一鍵查看,一下子輕松了很多。”

?線上化辦公,讓菜“不爛在路上”

?初創企業“菜小秘”踉踉蹌蹌,學習如何立足時,疫情突至,農批市場幾乎是最早感受到寒流的。人們還記得,華南海鮮市場在疫情前期占據新聞頭條,于2020年的第一天關上了門。

?“疫情是公司成長歷程中遇到非常大的事情。”吳敏說,通過數據、行業情況和銷售現場,他切身感受到了冷暖變化。

?數據顯示,2020年前2個月,有24.7萬家企業倒閉,超過1萬小微創業者都跑去送外賣了。

?“菜小秘”的銷售人員在電話調研中得知,批發市場的人極少,線上支付變多了,賒欠比例上升了。

?“最大的影響在2月份,公司發展比較依賴于地推和服務的搭建,需要線下和客戶溝通。疫情來了,溝通形成障礙。過去沒有經歷過這么長時間的遠程辦公,對公司體系架構、銷售服務體系建設都是非常大的考驗 。”

?誰也沒有想到,這家創業公司克服的第一道難關是辦公設備。超長假期里,員工回到老家,有的網絡不好,有的甚至連電腦也沒有。滯留在武漢的同事只好到公司取出設備,再寄給大家。沒有網絡就換手機套餐,用熱點共享網絡。“想想挺心酸的。”“菜小秘”的人力資源負責人王銳說。

?她每天收集員工的“健康碼”,人工填到飛書表格里。后來意外發現,飛書可以自動統計。部分負責人聯系不上員工,王銳就再打一遍電話。因為信號差,一位銷售人員回了老家后,電話從未接通,回消息也要隔一兩天。他的妻子尚在武漢,不得已,公司就先跟他的妻子聯系,請她轉達消息。

?2月1日,“菜小秘”一位員工的妹妹確診了。他們住在百步亭社區,他發來凌晨2點的確診單,因找不到接收的醫院而焦慮。大家在公司群里出謀劃策,王銳教他網上申請渠道,再去找醫院的資源,最終成功將同事的妹妹送入方艙醫院,如今已經平安出院。

?城市、企業與市民一同經受嚴冬考驗。一度,武漢缺乏生活物資,蔬菜價格飆升。一家在河南的菜企聯系王銳,提出給武漢捐些油麥菜。王銳和同事手機上的飛書消息幾乎24小時不停,他們四處找人對接資源,想辦法往封閉的城市里運去一車新鮮蔬菜。

IMG_258

?隨后,幾乎全國的合作者都向他們發來捐菜的意向。他們在線上進行篩選、跟進,最遠的蔬菜從四川、貴州顛簸一路運來,拉到武漢白沙洲市場,再通過志愿者送到各個社區、居民的手上。

?“時間緊迫,如果菜爛在路上,對我們來說是很大的恥辱。”吳敏說,他們花了三天時間,完成600噸蔬菜捐贈的協調工作。在他的老家,鄰里之間交換著自家種的蔬菜,尚未顯得匱乏,不久,他也收到了外地的愛心菜。

?遲遲無法線下復工的日子,吳敏變得異常忙碌,入睡時間更晚,作息也不再規律。“每時每刻的壓力非常大,事情更雜了,需要一絲一絲捋順。”

?王銳還記得,1月21日,她最后離開公司。疫情的消息已經傳出,但很多人并未當回事。學醫出身的王銳提高了警惕,放假前給公司的每個人發放了N95口罩。

?幾天后,疫情愈演愈烈,她通過朋友訂購了3萬個口罩,緊急發往全國的批發市場,免費派發給檔口。“當時物流挺緊張,一個離口罩廠很近的同事,親自去郵局打包發貨。”在物資最緊張的初期,一批口罩從湖北發向全國各地。

?把“吵架”陣地搬到飛書上

?復工的日子一再延期,是王銳最頭疼的事兒。“一家人關在一起的時間太長了,怕大家憋壞。”她經常在群里組織一些小活動,調劑員工心情,鼓勵大家曬出家里的“工位”,有的文藝,有的清新,有的充滿科技感,還有人討要同事擺件的購物鏈接。

?這段日子是吳敏上高中后,與父母相處最長的一段時間。他的家鄉有一大片油菜花田,雞犬相聞,讓人心靜,“缺少的是溝通,你會很想念公司的每一個兄弟姐妹。”

?很多時候,他掛在飛書的“線上辦公室”上,同時開幾個。午餐休息時,同事能聽到他家里的狗吠和雞鳴,他能聽見別人家飯菜上桌的聲音和孩子的哭鬧。

?“這讓我覺得不孤單。其他城市的人很難感受到武漢當時的感覺,恐慌、無助。‘線上辦公室’營造了一個真實的場景,讓人感覺大家在一起戰斗。”吳敏說,時不時,有人會喊一嗓子“某某某,這個地方你的代碼怎么還沒上傳”“誰誰誰,這里在產品設計上是錯誤的”。即時性的溝通,讓效率不打折。

?以前,每周六下午,公司的管理層會找一個安靜的茶館開會,“既是輕松的,也是尖銳的。大家經常吵來吵去。”疫情讓環境變了,“但溝通必不可少”,“吵架”轉移到了飛書上。

?“提前要求大家摒棄雜事,你可以嗑瓜子、吃水果,但必須做好準備。”一開始,大家不愿意開攝像頭,聊的時候很別扭,開三次會才講完一個問題。后來做出改變,“在屏幕里,你能相互看到表情,這樣懟起來會更有意思。”吳敏說。

?焦慮和迷茫隨著線上復工而驅散,“菜小秘”逐漸找回往日節奏。吳敏發現,線上辦公甚至效率更高了,“隨時隨地,只要有網,就能高效辦公。”公司開發的產品每周更新一次,迭代的頻率超過疫情之前。

?“以前工作的進度依賴線下看板,靠人工貼紙,現在用飛書項目管理的模版,能遠程看著別人修改。”辦公軟件幫吳敏找回效率。

IMG_259

?線上復工后,王銳最喜歡用飛書的協同功能。“這上面信息及時更新,即便有人網絡不好,延遲去看,也能記錄修改時間。”她說,在其他軟件上,只能我改一次發你,你改一次再發我,不能實時更新。

?“飛書的外部功能也很強大,有一次我們請來一位培訓老師,要建新群,以為需要一個個拉同事,后來發現群可以一鍵復制。”

?如今,趁著線上辦公的時機,吳敏抓緊優化公司的管理結構,趨向小團體、扁平化,“以前線下人們溝通成本低,沒有下決心變革。”

?來自飛書的數據顯示,從2月21日到3月15日,飛書“中小企業成長引擎計劃”,已助力近 4 萬家企業遠程協作復工。

?4月13日,線下復工后,“菜小秘”分為AB班,每組工作三天。公司要求員工不能乘坐公共交通,上下班出行靠同事順路接送。也有一些員工所在的小區依然封閉,人出不來,保留著線上辦公的工作方式。在諾大的辦公室里,響著無數“線上辦公室”的會議聲音。

?“菜小秘”此前為每一位員工購買了重疾險,希望在如此嚴酷的冬季,人們還能保持溫暖。疫情帶來的另一個“副作用”是加速了行業的信息化,農批人無法見面,線上交易正在滲透。

?4月11日,王銳從仙桃老家回到武漢,準備正式復工。她離開時是寒冬,回來已經春暖花開。家里兩只無人照料的烏龜最讓她牽掛,慶幸的是,它們仍在冬眠,錯過了一個血雨腥風的冬天。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為本網站轉自其它媒體,相關信息僅為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網觀點,亦不代表本網站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

關鍵字相關信息:
TLC官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