幣安《區塊101》第八期帥初:輟學博士的區塊鏈創業之路
2020-04-29 19:20:22   來源:互聯網
內容摘要
幣安《區塊101》,幣圈大佬請聽題。《區塊101》是一檔由幣安新媒體營銷Team推出的對話直播欄目,由加一、安娜、六六、瀅哥、思思、七七、多麗絲Doris等輪流主持。在這里會邀請行業內創業大佬、投資大咖、意見領袖、交易大牛或者是有故事的普通人。每周一到周五,與你相聚直播間。

幣安《區塊101》,幣圈大佬請聽題。《區塊101》是一檔由幣安新媒體營銷Team推出的對話直播欄目,由加一、安娜、六六、瀅哥、思思、七七、多麗絲Doris等輪流主持。在這里會邀請行業內創業大佬、投資大咖、意見領袖、交易大牛或者是有故事的普通人。每周一到周五,與你相聚直播間。

4月27日,幣安旗下礦池品牌“幣安礦池”也正式上線,幣安礦池將為用戶提供包括PoW和PoS在內的多機制、全門類的挖礦服務。幣安礦池為全球客戶提供從挖礦到交易的一站式綜合服務,打通礦池平臺與交易平臺業務。還有就是,即日起至2020年5月31日,加入幣安礦池參與比特幣挖礦0費率!

帥初觀點:

1、2018、2019甚至到2020,整個行業并沒有超出比特幣和以太坊所涉及的一個行業框架。所以我很多時候沒有出來是因為我覺得沒有必要天天講同樣的東西。

2、這個行業有非常強烈的周期性,我覺得有一些長期的選手最終會勝出。

3、如果是一個永遠脫離在監管之外的行業其實并沒有長遠的未來。

4、相比傳統資產,區塊鏈資產的流動性還是非常好的,那這樣的一個流動性帶來的一個流動性的溢價。

5、DeFi這樣的一個方向,我個人覺得并沒有一個光明的前途。

6、跨鏈還是早期的階段,本身公有鏈上面有價值的數據或者有價值的用戶行為或者有價值的需求,如果兩條鏈上本身沒有有太多有價值的東西,本身跨鏈也沒有什么意義。

7、各個國家都在大量增發貨幣,去挽救經濟,相當于大水蔓延的時候有一些流到加密貨幣領域

8、目前我們在推動的關于一個離線的staking,之前大家做POS很多需要你的幣在線,目前我們做的是offline staking,也會增加量子的質押率。

幣安瀅哥:今天是《區塊101》的第八期,跟帥初老板談《公鏈賽道未來》。帥初老板,先給我們做一個簡單的自我介紹吧。

帥初:大家好,我是帥初,是量子鏈的聯合創始人,這應該算是我今年的首播。很開心有機會在這個直播間和大家分享一下我們最近做的一些事情。謝謝大家。

幣安瀅哥:2017年的時候你好像入選了福布斯精英榜,從那個時候你就進入幣圈了嗎?還是說更早?

帥初:我是2012年進入的幣圈。

幣安瀅哥:你方便說一下你的資產配比嗎,比如說你是幣多一點還是現金多一點。

帥初:差不多一樣一半,各50%。

幣安瀅哥:那你進幣圈之前是做什么的呢?

帥初:我之前在中科院讀書,然后在中科院讀博士的時候,接觸到了比特幣以及加密貨幣,博士輟學后一直在做加密貨幣相關的事情,一直在做這個行業。

幣安瀅哥:那這算是你的第一份工作么?

帥初:沒有,輟學之后自己創業了。真正就是輟學是在2015年的時候就是博士輟學,從2012年開始讀博士期間基本上整個在讀期間都是在做加密貨幣。

幣安瀅哥:那你第一次接觸比特幣就是2012年吧。截止到目前為止,你有沒有想感恩的人,比如對你有幫助的人或者事情,方便說一件嗎?

帥初:早期,也就是在2012年和2013年的時候,中國這個生態其實更加貧瘠,當時大多數項目都是海外的項目,在海外我們也參與過,我個人從2012年開始也參與了蠻多的開發性項目。我印象中在海外的社區里面,大家早期還是有一些理想主義的精神,一直在從事這個行業。有很多人給予過我很多的幫助,在行業早期的時候,包括在2016年,我們做那個量子鏈的時候也得到了非常多人的支持,像快的打車的陳偉星等他們就給我提供了非常多的幫助。

幣安瀅哥:因為我是2018年進入行業內的,2018年的時候我聽說過你。但是去年的時候,好像沒有你的消息了,你去年是退隱江湖了嗎,還是去做了什么?

帥初:我覺得2018年包括2019年整個行業沒有太多新鮮的東西,更多的時間是在做技術相關的一些研發。那我覺得其實整個市場從2017年開始到達了一個高點,2018、2019甚至到2020,整個行業我個人感覺并沒有太多新的變化。確實時不時有一些熱點出來,大家炒作一下,但是整個行業并沒有超出比特幣和以太坊所涉及的一個行業框架。所以我很多時候沒有出來是因為我覺得沒有必要天天講同樣的東西。

幣安瀅哥:明白了。那你之前有沒有聽到過一些什么質疑,因為之前做宣傳的時候社區小伙伴有問到我,您會不會是因為有什么質疑所以選擇消失了?

帥初:質疑肯定是有的,但不是這個原因,因為我覺得只要在這個行業里面做這個事情,不論做得怎么樣,不論成功或者失敗都會有人質疑你,這是100%的事情。其實很多時候因為每個人的出發點不一樣,更多的質疑是關于你們會不會操縱市場、傷害社區這方面的,但是我覺得很多參與這個行業的人可能沒有明白,而且也不一定完全了解這樣的一個行業。

2017年的量子鏈,我們做過一些投資,做過一些社區項目的投資,某種意義上也是犯了一個很大的錯誤,當時更多的是想去扶植生態,但是你會發現很多項目和天使投資一樣,99%的項目其實是不靠譜的,遇到不靠譜的項目基本上我們就成了背鍋俠,其實我們也是受損的一方,相當于你投了100個項目,有99個項目垮掉了,某種意義上你是它的投資人,所以你要背這個鍋。很多時候,包括新量子鏈基金會包括我個人并沒有從這些項目當中獲取過什么利益。

另外一個質疑可能是,項目的價格包括幣的價格為什么一直沒有起來?這個也很難去解釋,一個項目的價格其實很多時候和團隊做的事情沒有太多的相關性,包括比特幣它還是那個比特幣,只不過過去9年期間上漲很多,也跌過很多,但更多是有大環境的影響,行業有很強的周期性的,再加上社會上的一些經濟周期也有一些很強的相關性。針對這些質疑,你很難去一一回應,基本上我個人是從來沒有回應過的,我覺得這樣的回應是永遠不會結束的,那我只能去繼續做自己覺得有意義有價值的事情。

幣安瀅哥:2018年媒體出來很多,2019年交易所出來很多,你會不會覺得太多了太雜了太亂了,想清靜一下?

帥初:我覺得這個行業太浮躁,行業從業者的素質某種程度上也是參差不齊,大家早期可能就是覺得這個行業離錢最近。2017年、2018年隨著泡沫經濟來了,你會發現這個行業并不是想象中的那個樣子,這個行業有非常強烈的周期性,我覺得有一些長期的選手最終會勝出。目前整個行業處于非常早期的一個階段,很多事情并沒有完全合規,也并沒有完全的監管,如果是一個永遠脫離在監管之外的行業其實并沒有長遠的未來。

幣安瀅哥:你在行業里這么久,有沒有遇到過什么奇聞逸事?

帥初:早期還是有很多關于比特幣的故事,因為早期2012年開始,我在社區里面做一些開發性的工作,當時在bitcointalk上,我曾經有發過一萬篇的回帖,一萬篇的帖子。早期在這個行業投入大量的時間,從2013年到2018年,可能每天在這個行業工作的時間有12到15個小時,基本每天如此。我覺得過去5、6年時間在這個行業里面都是高強度的工業狀態。早期的付出也得到很多的回報,特別早期在bitcointalk上面發帖或者幫別人做一些事情,別人可能直接打賞你,5個或10個比特幣,當時比特幣也不值錢,但現在想想那其實是非常大的一筆財富了。

幣安瀅哥:你有沒有鉆研其它的項目?

帥初:我還是90%的精力都是在做量子鏈項目,在領導和管理這樣的一個項目。

幣安瀅哥:帥初老板近期重出江湖,有什么不一樣感受?

帥初:我覺得早期整個行業確實走了很多彎路,比特幣本質上是一個中本聰設計的是一個點對點的電子現金,但是其實這個功能已經慢慢成為了電子黃金。電子現金,包括它的很多功能和價值某種意義上被穩定幣取代,目前為止大多數的流通和交易,大家更傾向于使用穩定幣。穩定幣某種意義上是美元向區塊鏈領域的一個遷移所形成的數字美元,這樣的一個空間其實是非常巨大的,但是會面臨一些合規性的風險。

長遠來看,以太坊當時因為比特幣不能夠去做資產的發行和流通,所以在以太坊上面引入了合約,大家可以發行這個token,本質上以太坊做的這樣的事情,通過合約引入更多復雜的邏輯。

整個公有鏈里面我覺得目前為止很多項目的市值很高,但我個人更多的感覺是大部分項目都是一個流動性的溢價,因為在目前的情況下,確實整個加密貨幣有非常好的流動性,某種意義上雖然這個流動性已經大大減少了很多,但是相比高峰時期,相比傳統資產,它的流動性還是非常好的,那這樣的一個流動性帶來的一個流動性的溢價,很多區塊鏈的項目今天依然是比較高的估值,這個估值是相對于社會上其它的一些創業型項目而言。

但是整個區塊鏈如果想進一步發展確實是需要結合更多的應用,但是很明顯,DeFi這樣的一個方向,我個人覺得并沒有一個光明的前途。因為分布式應用和應用者的體驗是相違背的,大多數的應用并不需要分布式,用戶只想有應用的體驗。從這樣的一個角度來看,其實整個行業在某種意義上也陷入了一種困境。那行業有很多需要重新思考重新去梳理的一些問題,當然也希望之后有一些突破。

幣安瀅哥:那這么說的話,這幾年公鏈賽道發展,新的公鏈,會不會對之前的有一些威脅或者是影響?

帥初:其實整個公有鏈可以分為兩塊,一種滿足市場交易的需求,大家目前為止買各種各樣的加密貨幣也好或者各種幣也好更多是為了交易和投機的需求,這個是行業解決90%的需求。另一種可能還真的有,不到5%或者不到10%的需求真的在區塊鏈上面做應用開發,其實這個需求才能夠長久驅動價值的沉淀,單純交易的需求它也有價值,流動性的需求也會帶來價值,但是我覺得它的價值天花板其實是可以看得到的,最終依然是需要結合現實世界里面的我覺得人們的真實需求去創造一些新的價值,這樣的區塊鏈才有一個光明的未來,交易也有光明的未來,交易本身也解決了很多人的需求。

幣安瀅哥:除了公鏈之外你還對什么類型的項目或者技術比較看好?

帥初:我覺得整個行業有兩股力量,一股力量是源自于比特幣社區,就是早期的密碼朋克運動所遺留下來的一些精神和理念,在海外社區里面可能會更明顯。非常多的比特幣的忠實粉絲,他們所堅信關于隱私關于加密經濟學,關于這些所創造的一個密碼朋克的國度,這個里面有價值的沉淀,就像B站一樣,只要有很多人認可,就會有非常強的共識,這個也是今天比特幣價值很大的一個來源之一。

除此之外,我們拋開這些文化屬性的東西不談,真的去解決這個普通人的或者在各行各業里面的一些真實的需求,不論是工業上的或者說互聯網上的各種場景,那我覺得這方面也會沉淀一些巨大的價值。只不過這條路現在還非常漫長,我覺得一個行業要發展也沒有那么快。這條路確實是需要更多的探索,比如說怎么能夠和現實世界里面的數據在鏈上實現透明流轉和交易,比如說金融的數據,甚至包括確權。這個可能需要一個漫長的途徑去形成一個規模優勢,但是也是有非常價值的。那面向C端也會有很多區塊鏈個人的一些產品出來,只不過這些產品,可能我覺得未來兩到三年甚至是有可能一到兩年會有越來越多小的創新的出現,行業總體而言還是在不斷進步的。

幣安瀅哥:那你對近期DeFi跨鏈熱點你有什么看法,我感覺你好像對這些不太滿意?

帥初:我覺得這個某種意義上可以看當作行業的微創新,并不能夠推動這個行業有特別大的發展,但是確實行業有一些進步。因為像DeFi這樣的一個方向,我個人覺得其實很難有大的突破。因為現在目前大多數的DeFi,某種意義上都是監管之外的應用,很多。大家可以去看,不論是在以太坊或者在所有的各種鏈上面所運行的,其實很多是游離在監管之外的應用,我覺得短期內因為它規模很小,用戶量也非常少,那關于DeFi所謂的分布式金融所帶來的一些應用,我覺得本質上還是一個自循環封閉式的一個游戲。

因為還是很難延展這個行業的邊界,都是用戶自己去抵押,某種意義上自己加杠桿,又想從這個生態里面獲取更多的利益。但是如果這個生態的圈子不能夠擴大其實這個利益也是非常有限的,就在這個行業里面所能夠沉淀下來的也是非常有限的。那我覺得,這樣的一個方向其實可能會出現一些應用場景,但是不能夠推動這個行業的車輪,這個行業這艘船很難往前進。跨鏈還是早期的階段,本身公有鏈上面有價值的數據或者有價值的用戶行為或者有價值的需求,如果兩條鏈上本身沒有有太多有價值的東西,本身跨鏈也沒有什么意義。

幣安瀅哥:你也算是一個經歷過牛熊市的老人了,你怎么看待近期的漲跌以及牛熊市的轉換?

帥初:我應該是從2012年加入這個行業已經經歷過三次行業周期,第一次比較強的周期應該是在2013年,當時是比特幣從2013年的2月份應該是200塊錢漲到2013年的11月份,漲到8888。然后到2015年又跌到將近900塊錢,2014年底的時候。2016年又從1500漲到2017年12萬,最低又跌到不到2萬塊錢,就2萬多一點。在去年的時候又有一波上漲。那我覺得其實每一次行業的邏輯其實并不一樣,不能夠簡單地去搬套說行業一定會在減半之前或者減半之后出現一大波的牛市,我覺得這樣的一個邏輯我個人還是比較懷疑的。

因為行業的這種價格的劇烈波動,最簡單的一個邏輯是有更多的人在買入,大家買入更多的時候需要整個社會上有更多充裕的資金進入到這個行業,我目前覺得各個國家的經濟情況并沒有那么樂觀,長期也會對整個行業帶來一些負面的影響,各行各業在這個社會上都是相互關聯,雖然加密貨幣包括區塊鏈某種意義上已經是完全數字化的行業,但是從業者依然還是生活在現實世界里,并不能簡單搬套這樣的一個邏輯。但是確實因為每次減半之后加密貨幣,比特幣的供應量都會減少,那我覺得自然而然拋壓會少一些,長期會有一些影響。從我個人角度看,本身整個加密貨幣也好或者比特幣為代表的作為一種新興的另類的資產,還是有一個比較好的未來。

幣安瀅哥:你對比特幣減半這個是這個看法,你對幣價有沒有什么預期?

帥初:目前為止,我個人覺得像比特幣的市場不是完全自然而然的一個金融市場,因為確實有各種各樣的角色在參與到里面,其實是一個博弈性的一個市場。長期是可以有一個預期的,我覺得短期的預期其實是很難去判斷的,包括比如說明天的幣價是8千還是7千,其實都有可能發生。當然剛剛提到過說有一個不好的因素,可能下行會帶來負面影響,長遠來說有一個比較好的利好,因為各個國家都在大量增發貨幣,去挽救經濟,相當于大水蔓延的時候有一些流到加密貨幣領域,從今年年底到明年我覺得整個行業還是會有再一次的發展,甚至是一些爆發的。單純是從資產,單純可能從交易的領域,至于行業的應用會不會爆發,其實我覺得短期內其實是比較難的。

幣安瀅哥:我個人覺得之后可能會有一些大不一樣,因為你看像現在中國金融機關搞DECP,美國那邊也因為監管原因,從一攬子貨幣改為錨定美元。沒有政府背書的公鏈,在金融改革方面,還有機會參與金融改革嗎?

帥初:我覺得其實最終還是要通過一些用戶的舉動才能夠形成一些巨大的網絡效應,因為不論是比特幣也好或者以太坊也好在特定歷史時期做了特定的事情,所以今天才具有最大的網絡效應和最大的規模,所以上面也承載了更多的價值的交易。但是我覺得公有鏈依然有很多發展的機會,各個項目方、團隊側重點不一樣,因為很難有大一統的項目把所有的業務全部做完,我覺得在公有鏈這個賽上依然是有些機會的。

首先我覺得有一個機會就是說,雖然目前在國內整個加密貨幣的這種監管或者說交易,還有很多疑問,但是在海外其實有越來越多的合規傾向,無論比特幣,很多加密貨幣在海外其實可以合法做交易合法持有。那我覺得一旦數字化的資產可以被合法交易合法持有,某種意義上就創建了某種資產,某種意義上是這個時代很大的機會,相當于你有條件有機會去創造一種合規性的資產。

原來傳統的資產創造都是自然界的力量,比如說金銀銅鐵,我們程序員是很難有機會你去創造一種資產,但因為借助于軟件零成本的擴張和沒有邊界的這種一個特征,你可以無限復制可以無限使用,那某種意義上通過這樣的一個軟件的力量你可以完成這樣資產的創造。

當然這個是需要長期的一個理念的發展和維護,比特幣也不是一天成為了比特幣,過去十年有太多的人有太多的人力物力財力投入到這個行業去維護了這樣一個價值網絡,那我覺得以太坊也走過了應該是有7、8年的路程,整個行業依然是有很多的機會,確實我覺得每一年或者每幾年行業都會有大變化,我覺得這個就是某種意義上比較大的機會。

另外公有鏈的賽道大家專注點不一樣,也會有一些差異性的競爭。確實因為早期,很多項目或者團隊很多做同質化的競爭,包括今天很多項目方做的事情也是同質化的事情,但我覺得差異化也會慢慢出現,就像早期有太多的人做電商,后面有人做母嬰類有人做工業品,有可能有非常多不同的類別,我覺得這種慢慢差異化也會給各個項目有一些生存的空間。

當然我覺得肯定有很多項目在歷史浪潮里面會被淘汰掉,大家看一下Coin Market Cap,每一年前十名的榜單都在變化。2013年到現在活下來的加密貨幣的品種也沒有太多,大多數也都死掉了。所以說我覺得最終還是取決于整個團隊包括項目方是不是有一個長遠的思考和長遠的一個規劃,包括對自己的一個清晰的定位。當然確實還有足夠多的人力和財力去推動這個項目的發展。

幣安瀅哥:因為我知道你對公鏈比較在行,除了公鏈,除了做一些創業做一些平臺類的,你覺得行業還會出現什么隨大流的風口?其實今年和去年在我眼里好像是沒什么太大的變化?

帥初:對,我覺得行業的這種大的突破可能來自于幾個方向。一個大的方向我覺得其實是來自于合規性力量。那這個怎么理解呢?相當于整個加密貨幣和整個區塊鏈的技術搭建了一套全新的這種金融體系,那這樣的一套金融體系是不是能夠得到傳統的金融體系的創造者包括監管者的認可,包括是不是能夠把傳統世界里面的這個資源和資金帶到這個行業,我覺得這個是行業擴展邊界最快速的一條道路。

那怎么理解?比如說像黃金的ETF通過之后,黃金的市值漲了10倍。那我覺得如果加密貨幣的ETF能夠通過,那就意味著所有人都可以低門檻去進入到這個行業里面。那加密貨幣本身包括比特幣可能作為一種資產,作為一種數字劃時代,一種新型資產,它的市值應該是可以不斷增加的。那我覺得這個其實最大的機會,來自于外在的一個動力。但是作為創業者,作為行業從業者不能夠一直寄希望于外在的變化,有可能外在沒有變化,甚至外在的環境變得越來越差這個也是有可能的,那我們還要尋求一些內在動力。

內在的動力要像互聯網一樣怎么服務于成千上萬的用戶,如果通過自己做的一些產品化,然后能夠帶進來行業成千上萬的用戶,那我覺得行業規模也會不斷擴大。如果這兩個方向都沒有突破,我覺得行業其實不會有大的突破。所以我覺得內在和外在都需要努力。

幣安瀅哥:你覺得區塊鏈和互聯網這兩種業務,它們融合一下,你覺得這個方向怎么樣?

帥初:這個是一個比較大的話題,都比較寬泛。其實區塊鏈行業里面還是有很多變化的,因為現在在區塊鏈的網絡上大家做不了太多的事情,除了交易符號的流通和流轉,包括對它有一個估值之外并沒有和傳統互聯網里面的基礎設施去不斷綁定和融合,比如說像互聯網里面所存在的計算存儲網絡,這些在區塊鏈世界里面其實是沒辦法實現的,本質上比特幣和以太坊包括公有鏈網絡邏輯太簡單,因為它都是一個單線程的一個計算機,相當于全球幾萬個節點跑的同樣的程序,然后同一時間給出同樣的結果,這個結果就是目前是極大的冗余保證這個結果的一致性,從而實現對價值的確認。

但是這樣的一個邏輯的話,也會限制區塊鏈行業的發展,因為它的重復性太高了。但是像傳統的云計算,可能每一家公司在阿里云上租的不同的主機,每一臺主機跑的是自己的邏輯,這兩方面能未來會有不斷的融合,包括存儲領域也會有一些不斷的融合。當然這個更多是從技術底層和基礎設施角度上來說怎么不斷融合。

剛剛你提到的,我覺得像一些商業模式上的一些融合,我覺得也會有一些,未來依然會有一些機會。但是這個更多的時候也是取決于剛剛提到外面監管環境的變化。很多token本質上如果有回購的行為或者說有一些利益共同的綁定的消費的行為,其實在很多國家都屬于證券性的行為,證券性的行為在很多國家目前為止其實是并沒有得到法律上的認可,所以這個行業依然會在這種摸索當中前行,要不斷去探索這樣的一個邊界在哪里。但是我覺得總體來說,愿意推動這個行業的人其實是相比過去幾年應該是越來越多,也有越來越多傳統的資源不斷傾斜到這個行業里面。

幣安瀅哥:因為我們昨天的幣安礦池也是昨天剛上線的,我想聽聽您對挖礦這個行業,公司機制怎么看?您是比較支持POW還是POS,還是都支持?

帥初:我覺得我是都支持。為什么都支持呢?我覺得整個行業走過了漫長的一條路,從2009年比特幣發布,挖出第一個block,這個系統也被證明有強大的安全性和容錯的能力,然后支持加密貨幣最底層的基礎設施。在中本聰之前比特幣這套系統出現之前,整個互聯網世界里面是沒有這樣一些東西的,那我覺得這個其實開啟了一個全新的時代,整個POW有非常重要的意義對于整個行業來說。

當然背后也有非常深層的邏輯,整個加密貨幣,整個比特幣為代表的POW這樣一個事情其實也綁定了社會上非常非常多的資源,那最上游的芯片產業,后面到制造和生產,礦機的制造和生產包括到礦產包括到電力的一些維護,整個比特幣的市值背后也是無數的產業的這種智慧的結晶和無數人員的付出,才有比特幣今天的市值,那我覺得這也是非常有意義的事情。

從行業應用角度來看,POW其實會有一些不足,為什么呢?我們剛剛提到未來有大規模的應用,那更多的我覺得還是回歸到更輕量級的驗證方式,比特幣為什么選擇POW?就是在一個公共網絡上面,要防止有人作惡,必須讓大家做一些重復性的這種哈希碰撞,沒有任何現實價值的一些隨機的算法,然后來決定說下一個幣,挖到的幣分給誰。但是在現實世界里面不論聯盟鏈很多區塊鏈項目里面大家并不是完全沒有信任的環境,很多時候POS的計賬無論在速度、成本、安全性上面我覺得都可以媲美POW,如果說你專注的并不是去創造一套另外一套比特幣系統,而是為你的客戶提供服務,用戶提供價值,POS也許是一個更好的選擇。

幣安瀅哥:我們整合全門類的一個挖礦服務,也是一站式的,也希望老板多多支持。社區里有很多你的粉絲或者你忠實的用戶他們比較關心接下來量子鏈的詳細情況,能給我們介紹一下么?

帥初:我覺得是這樣,其實我從2016年我們做量子鏈這個項目今天已經是第四年了,馬上滿四年了。整個量子鏈的項目也經歷了好幾個階段,確實是在2016年、2017年是整個行業大牛市,市值也曾經到了非常高的價格。但是后面在做項目的過程中當然在整個發展過程當中也犯了非常多的錯誤,當時有點太理想主義了,我們想到只是說我們把我們的技術怎么做得更好,我覺得在市場的宣傳上或者在一些特定的節點,有很多事情做得并不是特別好。但是這個也和團隊的風格有關系,整個量子鏈的團隊大多數都是做技術,應該是90%的人都是程序員,當時不論是對金融的理解還是對市場的理解,我覺得還都是沒有那么深刻,那也有非常多的經驗教訓,也犯了很多的錯誤。但是我覺得行業依然是以技術為主。

幣安瀅哥:那時候肯定是技術為主,以前沒有現在這么亂。

帥初:對,但是我覺得,整個行業依然是一個長跑,我們依然做了非常多的技術性的一些研發,很多技術的研發要等到一定的階段我覺得可能才會形成市場的一些效應,短期內其實都很難有什么明確的一些市場效應。那我們做的一些東西,我覺得比如說我們在隱私領域里面做了一個“換隱協議”,在量子鏈上面發行很多隱私性的一些資產包括隱私的合約,這方面我們做了蠻多的技術性研發。

目前我們在推動的關于一個離線的staking,之前大家做POS很多需要你的幣在線,目前我們做的是offline staking,也會增加量子的質押率。像行業很多其它POS的公鏈他們質押率是非常高的,他們質押率都是在70%、80%甚至90%,意味著市場上流通的幣很少,某種意義上市值也會非常高,因為市場上流通的幣其實并不多,因為量子本身對于staking要求很多幣在線,很多用戶不愿意運行POS的節點,可能會擔心一些風險什么的,但是我們應該是在今年7、8月份就會推出offline,大家把幣存在冷錢包里面享受挖礦的收益,這樣增加網絡上鎖定幣的數量,我覺得對于很多用戶來說也會解決很多安全性的問題,這個是我們下半年可能會重點推出的一個東西。

另外一個,我們也推動了很多,基本上目前應該是除了coinbase的交易所沒有上線之外,我們推動了我們所能觸及到的海內外的所有交易所,特別是海外合規性的交易所,像Kraken,日本的Coincheck,量子鏈應該也是在日本市場里面上線的第一個某種意義上中國的項目,我們上線了日本最大的合規性的交易所那個Coincheck,關于交易所方面我們還會做繼續的推動,有更好的流動性對項目來說是一個發展的根基。

其它的,因為行業監管的一些問題,其實很多事情想做一時半會是做不了的,在2018年、2019年,我們某種意義上也會回購一些量子,從市場上面。我們也咨詢過很多律師,這方面長期來說有一些法律法規的風險,目前為止,因為它的一個定位還是一個有Utility Token,并不是靠基金會去完全去驅動的一個項目,那我覺得如果是完全靠基金會去驅動并且有一些市場上的一些行為,短期也許對項目可能對價格是好事情,但是我覺得長期也并不一定。

所以關于這方面的這些風險,我們也在評估。如果隨著監管的敏感,我個人覺得比如未來基金會的受益或者項目方的受益可以拿來市場上面做一些回購。在海外即使在美國也會面臨很多這樣的一些風險。所以這個事情我們也一直沒有做過。當然有很多項目方會宣布去回購這樣的一些事情。那我覺得我們對整個量子鏈的定位更希望它類似于就是說一個基金會去維護,并且有越來越多開發者去加入去長期發展的一個項目。大概是這樣的一個長期想法。

幣安瀅哥:我剛才聽到您說冷錢包,現在有冷錢包是已經合作了還是自己要做?

帥初:剛剛說到比如說像現在很多用戶做staking需要打開客戶端幣一直在線,隨著我們offline staking的推出,用戶并不需要他的幣實時在線,減免了很多你的幣被黑客盜走的風險,你幣丟失的風險少很多,你放在很多冷錢包,你只要簽名一下就可以了,簽名之后證明那個幣所有權你就可以享受到那個網絡給你帶來的一些自動的收益。而不用說你天天staking,天天必須在線大概是這樣的一個意思。

幣安瀅哥:有一個小伙伴在問,量子技術路線圖與以太和EOS對比有什么優勢?

帥初:這個問題還是挺好的。整個量子發展有它的一個背景,我們是在2016年推出的這個項目,當時以太坊還在做POW的挖礦,包括今天以太坊還沒有完全切換成POS,量子鏈基于POS智能合約的協議,應該是行業第一個做這個事情,今天以太坊逐漸切換POS,我們應該是第一個做到POS上面的智能合約的。

另外,確實量子的發展底層的邏輯,底層的基礎和比特幣也比較相近,不論是比特幣還是以太坊上面有很多技術性的一些進展,那量子都可以去,某種意義上都可以在上面做二次的開發和這種借鑒。當時的想法我們能夠融合比特幣和以太坊兩個社區,現在我們也慢慢有一些自己獨立的創新和路線,包括剛剛提到的offline staking,包括量子開發X86新的虛擬機是完全和EVM不一樣,而且比EVM有更高的效率。還有一個在量子上面所開發的一系列的關于隱私方面的協議和工作。那我覺得這些事情其實會讓量子慢慢有很多的差異化,在行業里面,我覺得會有很多差異化的這種東西。

另外,當時還有一個非常簡單的想法,當時我們希望整個區塊鏈的網絡還是能夠做到足夠去中心化和分布式,其實就并沒有選擇一些更快速的一些區塊確認,某種意義上,更快速的區塊確認意味著網絡的節點變得非常集中,在量子的高峰的網絡節點比較多的時候,全網有6千多個全節點,應該是僅次于比特幣和以太坊,即使今天量子鏈上面網絡的全鏈節點依然有接近1500到3000,也是所有區塊鏈網絡里面有用戶參與并且維護全節點數量最多的,這個也是和我們當時的一個堅持有關系。某種意義上確實當時可以讓網絡有更快的確認,無論選DPOS或者是選PBFT這樣一些共識,可能區塊的時間會變得很短,長期這也是一個平衡,如果區塊時間變得很短,網絡的節點會變得非常大,最終能夠運行這個網絡的人只有幾個人,我覺得很多項目它的全節點的數量可能也只有幾個甚至十幾20個,長期來說也并不一定是好事情,我覺得行業依然有很多需要時間去驗證的一些設計和時間去驗證的問題。

幣安瀅哥:我看評論區小伙伴說對比,你覺得有沒有競品或者旗鼓相當的項目?

帥初:我覺得是有的,在這個行業里面確實就是肯定是有很多創業者,那我覺得就是大家在做某種意義上有些是在做定位一致的事情有些是在做定位不一致的事情,從最初設計理念我們當時不斷學習以太坊,以太坊是從2013年不斷做設計,2015年發布的,因為我們2016年才開始做區塊鏈的項目,所以以太坊也是我們學習的一個對象。

那在2017年的時候,2017年9月份主力做網絡上線,從那之后基本上國內也有越來越多的區塊鏈的項目,我覺得大家也不是完全的一個競爭對手,可能更多的是一個就是說在行業里面大家可以不斷去學習,因為很多行業很多區塊鏈的項目應該都是開源的項目,最開始發幣的并不是以太坊而是在比特幣網絡上大家發行很多彩色幣,后面在以太坊上面大家發行各種各樣的token,這個也有很多時機和相關的因素,我覺得在這個行業里面目前為止確實有很多同質化的競爭,這個和行業早期有關系,而且很多時候單單靠一個項目也是很難推動這個行業有什么突破。我覺得可能還需要行業里面很多項目,然后不斷的去做一些發展,這個行業可能才會有大的突破。

幣安瀅哥:那今年已經差不多快過了半年了,下半年會開始做一些可能讓量子鏈有更多的曝光率的活動么?

帥初:其實我們在海外在推特上一直在做很多的活動,可能在國內確實是做得比較少,因為我們在海外推特上將近有20萬真實的粉絲也一直參與度很高,在海外的Ins也做了非常多的AMA的活動。當然下半年我們也會重點去推offline staking。就是相當于基金會也會推出相應的激勵機制,會拿出一些資金和資源去做更多的,在市場上海內外的市場全球的一個營銷和推廣。

幣安瀅哥:對下半年的行情、走勢,有沒有比較接地氣的想法分享給大家。

帥初:我覺得大家參與到這個行業,要有很強的風險意識,可能確實很多人參與到這個行業是覺得這個行業離錢最近,因為大家很多人并不是創業者也沒有在區塊鏈公司上班,很多都是交易者,那我覺得交易者在一個行業里面,我覺得要有非常強烈的風險意識這個是非常重要的。當然另外一個,其實項目方也很難去影響這個市場,大家有很多的誤解,對于項目方有很多的誤解,其實比特幣他們會覺得比特幣的項目方會影響比特幣的市場其實是很難的,比特幣的開發團隊是很難影響比特幣的市場,對于很多已經有好幾年的項目來說,項目方也很難去長遠影響這個市場。項目方做的一些創新做的一些事情可能會間接對市場會有一些效果,但是我覺得長期來說,當然長期來說取決于項目方做的一些事情,短期來說項目方做的很多東西對這個市場沒有太多的影響,更多是市場周期的轉換

另外整個加密貨幣發展到一定階段,未來我感覺會變得越來越,市場上交易型的玩家越來越專業化,甚至有非常多的,像華爾街的一些交易機構或者說專門的交易團隊也會不斷進入這個行業,其實也會像其它金融市場里面,其實慢慢會越來越合規越來越專業化在這市場上。

大家除了關注加密貨幣以外還要關注全球金融市場甚至是一些宏觀的變化,這個對整個加密貨幣這個行業也會帶來非常多的影響。包括這一次整個加密貨幣,2020年春節這一波的上漲和下跌,和2015年的股災會非常像,大家去關注的話,和全球金融市場也有非常大的聯動性,大家去對比一下比特幣的走勢和納斯達克的走勢其實有非常強的一致性,當然是在過去的這樣的一段時間里面。那就說明其實這個市場里面有影響力的玩家其實是來自于哪呢?因為本質上整個加密貨幣以美元計價的金融交易產品,大家錨定最大的標的物就是對應的USDT它已經不再是人民幣、歐元或者日元計價的一支股票,我覺得它的像美元計價的股票,美元計價的股票大家更多關注海外金融市場的變化。

幣安瀅哥:我看有兩個小伙伴問,比較關心帥總在幣圈最后悔的事情?

帥初:最后悔的事情,還是在2018年,當時是比較著急扶植生態做了很多錯誤的投資,那不單是有金錢的損失,我覺得對自己來說也是很大的一個經驗教訓。也因此背了很多鍋,這個應該是比較后悔的一件事情。當時沒有意識到一件事情,這個行業里面也并沒有什么特殊性,大多數的創業者其實很多時候也并不一定,應該是99%的項目也都會死掉,特別是在種子投資或者天使投資的階段,因為整個規律就是這樣子,某種意義上很多當時我們所孵化的DeFi的項目,不單單是量子生態上面孵化的,包括以太坊上面早期2016、2017年所支持的很多項目其實今天也都沒有聲音了,后面很多以太坊上融資的項目其實今天也都沒有聲音了。

幣安瀅哥:“冬季”小朋友讓你說說分布式存儲項目,這是什么?

帥初:filecoin我們自己也做了蠻多的研究,總體上還是比較看好的,對行業還是會帶來一些變化,因為某種意義上以太坊解決了在區塊鏈上面去發行token,filecoin確實解決未來存儲的需求,確實會有真實的案例和應用會在filecoin上面誕生,我個人覺得還是比較看好的。

幣安瀅哥:其它的分布式存儲項目有什么看法嗎?

帥初:今天做一個完全的公鏈或者項目的難度大于兩三年之前,確實是因為時間在變化,可能時機也不再一樣了,那因為filecoin本身有一些比較豪華的團隊,再加上他們確實團隊比較有錢,包括有很多社會的一些資源的支持,可能成功的概率會大一點。

幣安瀅哥:請問跨鏈可以實現嗎?是不是偽命題?

帥初:我覺得要取決于是站在什么樣的視角看這個問題,如果行業外的人去看這個行業會覺得跨鏈是個偽命題,但是行業內的人看這個行業還是覺跨鏈是有意義的。

幣安瀅哥:那今天咱們這個直播就結束了,也一個多小時了,辛苦。

帥初:謝謝大家!

幣安瀅哥:我跟大家介紹一下。大家可以關注幣安的微博幣所有的公告包括我們《區塊101》節目的后續都會在微博第一時間發出,包括文章都會在《區塊101》這個公眾號上有文字的整理。今天還給大家帶來了這個幣安C2C的福利,只要在4月27號的零點到4月30號的晚上十點這個時間完成入金一千元以上的用戶都可以參與抽獎,這禮拜的每天直播都會給大家提供抽獎的福利。中獎的用戶可以享受你的訂單當中金額的50%返還額度還是比較值的,單筆的話最高可以返5千元。大家今后想聽到什么主題或者看哪個嘉賓來作客都可以微博或者公眾號給我們留言,推薦成功的話,我們會給送上禮品。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為本網站轉自其它媒體,相關信息僅為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網觀點,亦不代表本網站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

關鍵字相關信息:
TLC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