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大陸“搶營業執照”:一場詹克團導演的假新聞
2020-05-09 17:20:11   來源:互聯網
內容摘要
凡刷屏之事,必有反轉。

凡刷屏之事,必有反轉。

在8日下午關于“搶奪營業執照”的報道中,“六十大漢”、“遭逮捕”等刺激的假新聞層出不窮。但當財新客觀真實的報道出爐時,反而無人關注,加上財新是付費閱讀,關注者就更少。

媒體追求流量,但真實應該是擺在第一位。在財新關于“搶奪公章”的報道之前,吳說區塊鏈沒有做任何發聲。我們有責任提供可信、可靠的信息。故意釋放假消息欺騙公眾的所謂“知情人士”,應該受到抵制。

IMG_256

(圖片來自財經網)

關于此次搶奪營業執照事件,據最初的媒體報道,從李國慶的“四名大漢”延伸到吳忌寒派出“六十大漢”。但現場流出的視頻明顯是兩方對壘,人數也僅有十余人,“六十大漢”來得莫名其妙。

后續財新的報道與現場人士對吳說的反饋均證實,到場只有十余人,而且雙方均配有安保措施,所謂的彪型大漢,甚至還是詹克團方面攜帶得更多一些。

此后據另一媒體報道,知情人稱比特大陸CFO劉路遙因組織搶奪營業執照遭到警方逮捕,隨后網絡瘋轉。但稍有常識的人都知道,“逮捕”需要檢察院批準后方可執行,光看用詞就知道是“知情人士”散布的假新聞。

后續據財新的報道與現場人士透露,事實是詹克團及兩名律師、劉路遙及海淀區市場監管局工作人員均前往北京上地中心派出所做筆錄,首先被帶走的其實是辱罵工商工作人員的詹的律師。

遺憾的是,吳忌寒過于依賴雖然客觀中立、但因付費閱讀而傳播力不足、速度不快的財新;詹克團或其律師、公關人員,持續地對媒體釋放不實信息,包括圖片和視頻,在速度與流量上占盡優勢。

最后吳忌寒被詹克團釋放的假新聞,打造成了雇傭黑社會、挑釁政府部門的形象。信息與公關戰上“劣幣驅逐良幣”暴露無遺。

說回事件的原委,真實情況也非常簡單。

比特大陸是開曼控制香港,香港控制內地的子公司,所以詹克團和吳忌寒的戰場法理上應該在開曼,爭議的核心是吳忌寒召開股東大會、罷免詹克團在開曼董事會的投票權,這次股東大會是否有效。但為什么北京會發生如此巨大的爭執?

原因在于,詹克團及其律師抓住吳忌寒變更北京法人時的程序小錯誤,通過行政復議恢復了法人的位置。具體什么漏洞,財新的文章中也說得很清楚,就不再贅述。那么問題來了?既然開曼、香港都還在吳忌寒手中,為什么不能夠用正確的程序再次更換北京的法人。

IMG_257

? ? (圖為行政復議書,來自微信朋友圈)

原因在于,由于我們無法得知的內情,吳忌寒方面認為詹克團用了“非法”、即行政或關系的力量去進行操作。事實上,法律界常規都認為行政復議是“民告官”,勝訴率極低,但詹克團竟然在短期內連贏兩次,極端罕見。

比特大陸內部人士透露,詹克團18年之后,醉心于政府關系,甚至常常給相關人士“贈送”礦機。吳忌寒則不擅長于此。

吳忌寒方面可能認為,通過合法的手段可能在海淀解決不了問題,于是啟動備選方案,即在重慶新建子公司。目前北京比特大陸的員工也在陸續簽署新的勞動合同。

為什么會出現營業執照的歸屬權與“搶奪”問題,也很簡單。

詹克團行政復議贏了,因此他認為營業執照屬于自己;但吳忌寒這邊認為,北京比特大陸只是香港、開曼的子公司,公司的管理權屬于自己,營業執照、公章自然也屬于他。

火伊婕律師對吳說區塊鏈表示,關于公章、營業執照的歸屬權問題,如果公司章程沒有明確規定,常常處于空白地帶,發生爭奪是一個常見的現象。

目前詹已恢復北京法人,但股東還是香港,比特大陸應該正在通過香港再次更改北京比特的法人,詹克團應該在掛失并補辦營業執照。后續如何發展可繼續關注。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為本網站轉自其它媒體,相關信息僅為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網觀點,亦不代表本網站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

關鍵字相關信息:
TLC官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