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張嘴模仿飛機汽車轟鳴,90后非遺傳承人靠口技一個視頻抖音漲粉80萬
2020-06-03 15:28:01   來源:互聯網
內容摘要
美好的事物永不消散。因為一些人默默的守護,那些曾經消逝在歷史中的美好,也有機會重現在我們眼前。對于口技這門古老的技藝而言,@方浩然口技(抖音ID:12104592)就是那個默默守護的傳承者。

美好的事物永不消散。因為一些人默默的守護,那些曾經消逝在歷史中的美好,也有機會重現在我們眼前。對于口技這門古老的技藝而言,@方浩然口技(抖音ID:12104592)就是那個默默守護的傳承者。

“京中有善口技者。會賓客大宴,于廳事之東北角,施八尺屏障,口技人坐屏障中,一桌、一椅、一扇、一撫尺而已。”很多人對于口技的了解,都來源于初中語文課本里,清代文學家林嗣環的這篇散文。

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雖然口技這門技藝目前依然被一代代藝人傳承著,但由于年代久遠,文章中的口技表演已經很難重現。

作為90后非遺傳承人,方浩然曾用六年時間查閱古籍、詢問老藝人、嘗試摸索,逐漸復原出《口技》文章中的表演。在傳承傳統的同時,方浩然又積極創新,將傳統口技技巧應用在電影配音表演上,讓這門古老的藝術,煥發出新的生命力。

最近,因為一段用口技為電影《速度與激情》配音的表演,方浩然在抖音上吸引了近80萬粉絲的關注。這“一夜成名”的背后,其實是他對口技近20年的學習與探索。

京中有善口技者

“遙聞深巷中犬吠,便有婦人驚覺欠伸,其夫囈語。既而兒醒,大啼。夫亦醒。婦撫兒乳,兒含乳啼,婦拍而嗚之。又一大兒醒,絮絮不止……”隨著主持人抑揚頓挫的朗誦,幕布后開始傳出種種聲響:由遠及近的犬吠、婦人的呵欠、丈夫的囈語、孩子的哭鬧……仿佛真的有一家人生活在那里。

但白色幕布后只露出一個人的剪影,那是方浩然。表演結束,幕布落下,舞臺上燈光亮起,只有一人、一桌、一椅、一扇、一撫尺。

IMG_256

這是方浩然在深圳衛視《詩意中國》節目中的一段表演,深圳衛視把他的這段表演剪成兩段短視頻發布到官方抖音賬號,獲得了網友們十多萬次點贊。視頻評論中,很多網友都說初中學習這篇300多年前的文章時,以為這項神奇的技藝早已失傳,沒想到竟然可以在抖音上看到傳說中的口技表演。

“看到大家對我節目的認可,對口技藝術的關注,尤其是說我圓了他們的夢,覺得我這么多年的努力都是值得的。”方浩然說。被觀眾們肯定的背后,他用了六年時間去“復活”這個廣為人知,卻只存在于文字中的節目。

“開始學口技的第二年,我就很想在我手中把這個東西恢復出來,但要怎么去恢復呢?我當時一點概念也沒有,就是想,我得去做這個事情。”從那時起,方浩然開始著手研究在文章記錄的清朝,口技是如何表演的。

在古代,這樣的口技表演被稱為“象聲戲”或“隔壁戲”。方浩然查閱了很多古籍資料、不斷向老藝人們咨詢,逐漸了解了這種劇種的表演內容、表演形式、使用道具等等信息。在讀大學、向師父學習口技的同時做這些準備工作,用了方浩然三年的時間。

IMG_257

之后,他開始和師妹一起著手恢復《口技》文章中的表演。“把文字描述轉變成一種立體的聲音環境,很多內容都需要設計。”他們反復分析了文章,將其中一些描寫觀眾狀態的部分去掉,又研究了如何合理安排一些反復出現的聲音。

接著是單個聲音的分析。文章中有些聲音是方浩然本來就會的,比如大兒哭、小兒哭、各種犬吠、老鼠的聲音,他就去錄音棚把這些聲音一個個錄下來,回到家里反復聽,研究如何改進、如何練習、如何把它們安排到節目里。

還有些聲音沒傳承下來,是需要他研究的。比如潑水聲、著火聲、盆器側翻的聲音,這些都是很難從嘴巴里發出的,方浩然就去研究,如何使用一桌一椅一扇一撫尺等道具配合發出。

再之后,就是將這些聲音編排成節目,反復調整打磨。從研究文章到單音分析、編排節目,又花了他三年的時間。加上之前收集資料研究表演方式的三年,恢復這一段幾分鐘的演出,前后共花了他六年的時間。

方浩然覺得值得。他覺得,口技是他實現人生價值的方法:“一代代人把口技傳承到今天、發展到今天,很不容易。我覺得自己做不了科學家、大企業家這些非常偉大的事情,能把這項技藝學好、傳承好,為后人保留下這些文化遺產,就是我人生的價值了。”

練習口技20年的“90后傳承人”

方浩然出生于1990年,今年不到30歲。但他學習、練習口技的時間,已有近20年。上小學時,他發現自己嘴里有時會無意識地發出有點像鴨子叫的聲音,就開始刻意學鴨子叫。

學會后,他到河邊學著叫了一聲,沒想到整條河的鴨子都跟著叫了起來。方浩然很高興,到學校后把這件事告訴了老師。老師告訴他,以前去開會的時候見到過一個其他學校的學生能學公雞叫,公雞也會回應。方浩然想,自己是不是也可以,于是,他開始學公雞叫、學母雞叫、學豬叫……一樣一樣地,他把身邊動物發出的聲音都學了出來。

中學時,學校里舉辦文藝晚會,每個班都要選派一兩個節目。方浩然報名演出了模仿動物叫聲的節目,在晚會上拿了二等獎。

“那時候我就找到了一種自信,別的同學的節目都是一群人練習唱歌跳舞,準備時間特別長。我這個沒怎么準備還拿獎了,心里就特別高興。”學校推薦方浩然去縣里參加文藝比賽,他開始刻意練習口技。老師用電腦給他放了曲苑雜壇的《放驢小子》,他按節目練習,一個星期學會了驢叫。

在縣里,他的節目又拿了獎。上了高中后,之前的學校依然邀請他代表學校去參加一些國際交流活動的表演。方浩然開始逐漸意識到,他的這個興趣愛好,其實是可以作為一種藝術登上舞臺的。他開始產生以此作為職業的想法。

“但是那時候互聯網沒有現在發達,資料也不好找,都是靠去音像店找光盤、看別人節目去學習。專業的老師就更找不到了。口技太小眾了,曲藝學校也沒有這個專業。”方浩然說。

2009年,方浩然正在北京讀大學,通過一位朋友介紹,他認識了傳統口技傳承人牛玉亮大師。牛大師師承口技大師周志成,有60多年的口技學習、表演經驗,曾隨中國藝術團、中國雜技團赴亞歐美幾十個國家訪問演出,在國內也常為中央首長、來華的各國首腦和華人華僑演出,技藝十分精湛。

簡單通了電話后,他按照牛老師給的地址,沿途問路找到了牛老師在胡同里的家。為了表示對口技藝術和老先生的尊重,他特意穿得很傳統,腳上穿了一雙家里做的黑布千層底布鞋。

經過簡單的考核,牛老師決定收方浩然為徒。老師說,他的聲音挺清秀,但不專業,需要經過科學的學習和訓練。

方浩然覺得自己很幸運:“師父挺順利就接收了我,后面有一些師兄弟,拜師就很坎坷。”事后師父師娘提起,都說是因為對他的第一印象很好,干干凈凈、小小白白的一個小男孩,還穿了一雙布鞋。

就這樣,方浩然開始跟著師父系統地學習口技。剛開始的三四年里,他每天早上六點就要起床去喊嗓子,每天練習至少一個小時。

“無論下雨下雪我都會去練。這樣一個從小就喜歡的東西,有專業的老師愿意教我,真的不覺得辛苦。練習覺得很有意思,也很有目標。”方浩然說。

從小自學口技的經歷,讓他對于技巧練習習以為常。他知道一些比較難的聲音就是要經過一段時間的練習才能學會,但外界的阻力更讓他“糟心”。

當時他還在讀大學,在學校操場上,用接近嗓子極限的聲音去“吊嗓子”,難免影響到別人。學校操場離校門很近,他在操場上喊嗓子,影響了校門口等著拉客人的黑車司機睡覺。司機們讓學校保安轉告他,如果繼續喊就對他如何如何。他只能另找地方,去到一個不太會影響到別人的小樹林里繼續練習。

(方浩然表演傳統口技《百鳥爭鳴》)

?跟隨師父學習傳統口技讓他感到快樂,同時也有過很多疑惑。師父告訴他,傳統的內容一定要傳承下來,但他也忍不住疑惑,現代都市里,人們對動物的叫聲聽得那么少,還會喜歡這些傳統內容嗎?

?在舞臺上,他開始對口技這門古老藝術的生命力產生了懷疑。他覺得觀眾們其實不知道他學得像不像、好不好,只是給他一些禮貌的掌聲。2013年,他離開北京去了新疆,希望在那個離大自然更近的地方,找到真正能聽懂口技的觀眾。

?在新疆,方浩然再也不懷疑自己了。他在舞臺上學鴨子叫、雞叫、馬叫、驢叫,臺下的觀眾們都能聽懂。那是他們生活中能夠接觸到的聲音。表演之后,臺下的觀眾不斷讓他翻場,哪怕是同樣的內容再演一次也可以。很多觀眾看完演出后還會打聽他的下一場演出在哪里,全家開著拖拉機過去聽,漸漸地,方浩然找到了自信,舞臺經驗也豐富了。

?大半年后,他回到北京,再次演出時忽然發現觀眾們已經不再是給出禮貌的掌聲。他發覺,此前演出效果不好并不是觀眾聽不懂,只是自己的舞臺經驗還不夠豐富,對聲音的把控力還不夠強:“回來之后我的能力夠了,大家再聽就有味了。”

古老技藝也可以符合現代審美

?在《詩意中國》節目里,方浩然還表演了另一段口技:電影《速度與激情》配音。正是這段視頻,讓他剛剛運營了兩個多月的抖音賬號,粉絲數量從3.9萬漲到了80多萬。

?在這段被網友們點贊了200多萬次的短視頻中,方浩然用口技模擬了直升機的螺旋槳聲、汽車飛速行的轟鳴聲、機關槍子彈聲、爆炸聲等數種聲音,傳統的口技技法,也可以用來演繹新的內容。

?用口技為電影配音不是方浩然的獨創,在此之前,師父牛玉亮大師就曾做過用口技為老電影配音的節目。但當他提出用口技為《阿凡達》電影配音,70多歲的師父反對了。方浩然不敢反駁,但用電影為人們熟悉的影片配音的想法,一直縈繞在他心頭。

?兩年之后,他又跟師兄弟說起用口技為《阿凡達》配音的想法,大家都鼓勵他去試一試。節目做出來后效果很好,一次師父師娘去天橋劇場演出,他決定把這個節目演給他們看一看。

?他先演了師父教的傳統節目,又演了一個《阿凡達》配音。現場效果很好,觀眾們都很喜歡這個創新的節目。場上燈光亮起,主持人請牛老師站起來跟現場觀眾打了招呼,說感謝牛老師培養了這么好的徒弟,為大家帶來這么精彩的節目。那次演出之后,師父發現觀眾們很喜歡這個節目,也認可了方浩然的做法。

?今年九月,他開設了抖音賬號,最先在上面發布的,就是將傳統口技與創新元素相結合的電影配音短視頻。給電影配音并不簡單,需要反復觀看影片,把其中適合用口技模仿的部分剪輯出來,再用敘事邏輯將鏡頭串聯在一起。有時候大半天,才能剪出一個幾十秒的片子。但他覺得,抖音上年輕人多,這樣的內容大家接受起來更快一點。

?《速度與激情》的口技配音在他的抖音賬號上發布之后,粉絲很快開始不斷上漲:“我自己的心理預期是十七八萬,我師妹覺得能漲到十萬她就挺滿足了,結果沒想到已經漲到80多萬了,還在上漲。”

?“也有一些公司和演出經紀人通過抖音聯系到我,帶來了很多機遇。”關于未來,方浩然還有更多想法,他更希望能和視頻運營公司合作,拍出更加專業的作品:“口技可以模仿的聲音很多,能做的內容也很多,但有些內容只靠我自己一個人一個手機,完成的難度很大。比如我想了一個小劇情,如果能有兩三個人來演,有專業的攝影師來攝影,有人來剪輯,內容就會專業很多。”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為本網站轉自其它媒體,相關信息僅為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網觀點,亦不代表本網站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

關鍵字相關信息:
TLC官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